新闻中心
返回列表页
郭为应邀出席2017中国(深圳)IT领袖峰会
发布时间:2017-04-01

2017中国(深圳)IT领袖峰会上,神州控股董事局主席郭为与百度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,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,微软公司全球执行副总裁、微软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负责人沈向洋共同对话“人工智能:中国机遇与挑战”,引发各大媒体争相报道。

吴鹰作为高端对话主持人抛撒出耐人寻味的话锋,BAT向郭为递上了橄榄枝。让神州控股人雀跃了一把,更值得围观群众期待。数据成为这个时代的核心资源,深耕让神州控股占据了深网数据的闸口。穿越时空,倒带场景,“未来”再一次交给了郭为!

现场直击:

郭为:我们要和现在成功的,或者说在人工智能上走在前面的公司去合作。我们去发挥我们的优势做数据挖掘,深网的数据挖掘。

李彦宏:合作的空间是巨大的。

郭为:数据是可以一起合作的。

沈向洋:还是跟微软合作比较好。

吴鹰:好,有点味道了,李彦宏和Harry(沈向洋)都在向你递橄榄枝,你可要听话听音。你做了那么多年,很多数据是在后面做了很多苦活的。

郭为参与高端对话实录:

郭为:刚才沈向洋讲到今天人工智能有一个比较大的突破,实际上就是三点,一个是由于互联网的出现,大数据的出现。第二,计算能力高速度。第三,算法。我们做智慧城市过程中,我们为自己企业定位过程中也考虑到,计算能力这个事儿我们做不了。第二,在算法上,这两天研讨会上,大家认为中国目前还是落后、还是在学习阶段。

作为一个传统IT企业的转型,唯一能做的就是数据。就是如何能够采集到更多数据。由于我们以前的积累,我们在很多行业有很多应用,使得我们能够接触大量的数据,这些数据如何从传统的方式上转移到用互联网方式,或者今天我们自己定义叫深网的数据挖掘,如何在三网环境下采集到这些数据就变成我们的核心竞争力。

做智慧城市的过程中我们不断探索这样的工作,庆幸的是由于我们同北大合作,使我们在深网挖掘上有了很大的变化,我们发明了燕云的技术,使得我们能够可以快速生成API,为智慧城市打造一个基于大数据的操作系统。如何能够把一个城市的数据快速形成,然后进行分析、再进行应用,这就是对我们在智慧城市的实践总结,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实践,我们花了六、七年时间。某种程度上也是碰得头破血流,我也很同意马云的观点,我们既不能把人工智能太神化,但是也要看到他确实还是能够帮助我们做成一些事情。比如在一些特定领域里,在医疗行业的看(X光)片子然后制定医疗方案,它就可以做的很好。比如在农业,由于我们做土地确权,我们掌握了20亿亩的土地信息,信息里面显示土地上有什么数据,我们可以帮助进行分析,提升农业收入,包括进入扶贫领域。这些应用是我们做智慧城市过程中一个非常好的方向。

总的来讲,就是既要发挥神州数码在传统IT领域应用上的特征,另外就是要拥抱互联网,拥抱大数据。如何在这个领域里面有一些技术性的突破,使得我们自己的企业能够在这个领域做一些事情,这就是我们今天做智慧城市要做的工作。

吴鹰:在人工智能上最后有突破性的进展,是模仿人的神经网络效力吗?虽然马云说机器一定比人脑快很多,但是综合考虑,人脑是不简单的,而且消耗那么点能量,还想了那么多事,包括情感等复杂因素,你们觉得是模仿人脑思维会有所突破呢?还是完全不一样的想法?

郭为:其实你讲的是一个功能性的突破问题,还是仿生的模仿功能。就拿AlphaGo来讲,它下一盘围棋所消耗的能量,有人告诉我需要2吨煤,但是一个围棋手可能就是两碗米饭,我们在考虑一个功能(实现)的时候它需要多大的资源消耗,这始终就是人类进步最重要的事情。你实现一个功能,从实验室走到工业,实验室可以做得出来,但是无法实现工业化,就是要考虑成本,考虑到资源的消耗。人工智能之所以用功能性替代其实就是考虑这些因素,完全模仿其实本身也是非常困难的。

我也非常同意马云的说法,人的大脑功能,我们自己认知只有3%,还有大量没有认知,最终就是要用功能,而功能的替代其实能量消耗要比人本身大,人还是太神奇了,这个我觉得很难达到人的程度。

我最近看一本书《人的宗教》,就讲人是由三个东西构成,一个是你的生命,一个是你的心智就是智慧,第三个是你的心灵或精神。我们反过来讲精神的东西,我无法想象机器能够代替精神的东西,最多也就是体力上能够替代,智慧上有可能,在某些方面的替代,完全的替代人不可能,某些替代就是功能上的替代,所以突破就在功能上的替代,然后提高一定的效率,这是我对人工智能的看法。所以我为什么同意马云的观点,实际上就是机器怎么样能够做到更好。

我看远古的博物馆,人类发明一根针,这和今天人工智能的发明对人的冲击是一样的,当时人缝不了衣服,没有针怎么缝衣服,发明针是多么神奇的事,能够把衣服缝起来,今天做人工智能也和当年发明针没有本质的区别,人在进步的过程中不断发明新的工具,而新的工具最终还是为人类服务的。

吴鹰:你转型在智慧城市上锲而不舍做了六、七年的积累,我刚开始一直打击你,你跟政府做很多事赚不到钱,你们跟人工智能有关的发展上有没有一个规划,还是希望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发展跟哪些公司合作?

郭为:今年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并购案,就是因特尔收购了Mobileye,花了153亿美元。Mobileye是一间以色列的公司,专门做汽车辅助驾驶的,因特尔为什么要买这间公司,以我的观点来看就是要买它的数据。Mobileye在1000万辆传统的汽车上装载了数据采集的东西,每天收集的数据量差不多相当于现在3000亿个人数据生成的数据量,由于有这些数据将会支撑因特尔未来在超算上、在计算上、在大数据领域的发展。神州数码整个大的体系就是想利用我们在传统行业的优势,去挖掘(数据),就是刚才讲的深网数据。少春是做ERP的公司,ERP的数据是不可能在互联网上直接进行传输的,它是深度应用的数据。

今天BAT很大的优势就是在互联网上已经完全垄断了数据。客观讲只要他们不犯错误的话,其实别人是没有机会的。当然企业犯错误是必然的,只是说在哪些方面不犯错误。Pony在布局的时候老讲我哪块不能缺,必须得有,人工智能原来没有,去年开始布局。实际上就是(基于)对未来的看法,一旦哪个地方出现落空的时候,新的企业就在那里长出来了。比如Mobileye十几年在数据上的积累,一下子就被大家认可了他在辅助驾驶上的能力。我们这么多年其实就是在做农业、医疗、制造业等方面。比如我们给工商总局做广告登记的服务,那也就是全中国所有的商标注册登记,我们掌握了全中国所有的商标注册的工作,一个企业究竟哪个商标用得最多,哪个商标价值最大,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数据分析的办法来做,这里面蕴藏了大量的商业价值。这些东西怎么做?我觉得就是要和现在成功的,或者说在人工智能上走在前面的公司去合作,我们就是要发挥我们的优势去做数据挖掘,深网的数据挖掘,然后脱敏,打上标签,然后和别人合作把这个东西做好。这个就是我们要做的。

我们看到了互联网与传统企业之间相互融合的迫切性,以及郭为作为企业家在时代转折点上的眼光、魄力、胸怀。数据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核心资源,由于互联网的发展,深网数据将影响经济,成为经济产业链的一部分,这将意味着互联网与传统企业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。